欢迎进入: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商业行业委员会教育培训综合服务平台

教育部副部长鲁昕:600多所本科院校转做职业教育

发布时间:2014-03-27 浏览:99 【字体:

       中国高等教育将发生革命性调整。2000年后近700所“专升本”的地方本科院校将逐步转型,做现代职业教育,重点培养工程师、高级技工、高素质劳动者等。2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已就此做出决定,相关政策性文件即将出台。

  3月22日上午,2014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教育部副部长鲁昕在演讲中谈到中国教育结构调整和现代职业教育时如此透露。

据鲁昕介绍,中国现有近2500所高等院校,改革完成后,将有1600~1700多所学校转向以职业技术教育为核心;同时,在培养模式上,这些高校将淡化学科,强化专业,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

  调整的重点是1999年大学扩招后“专升本”的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这些地方高校,将逐步转型做现代职业教育。如此以来,中国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高校比重将从现有的55%提高到70%—80%。

  据鲁昕介绍,今年2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已通过“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即将公布。今后,中国将以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为突破口,对教育结构实施战略性调整,而这一调整集中在高中和高等教育阶段。

  她指出,中国首先将建设一个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从教育模式、教育机制到人才培养模式,均以就业为导向。简单来说,是“学中做、做中学”。其次,建立系统化培养技术技能人才的体系,目标是面向生产一线培养以技术为基础的技能型人才。

  鲁昕强调,今后将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用市场的力量来办学。今后,各类职业学校可以实行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让教师和企业管理人才、校长和企业CEO可自由转换身份,打造灵活的办学体制。

  据她介绍,中国当前的职业教育是个“断头桥”,培养出的技术技能人才,学制短,不能继续攻读更高学位。今后,中国将搭建人才培养的“立交桥”,让学生可以从中等职业一直学到专科教育、到本科教育到专业硕士,甚至专业博士。

  以下为演讲实录:

  鲁昕:很高兴基金会在这里邀请教育部,尤其是邀请我参加这个论坛的这段的发言。

  在中国建设现代职教教育体系,解决就业结构性矛盾的重要举措,其实现在职业教育,在世界、在发达国家,在欧盟国家,已经不是很新鲜的一件事,但是在中国的教育结构当中,恰恰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么大家知道,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了就业的优先战略,并提出今年的就业目标叫一千万,那么我们的失业率控制在4.6%之内,需要教育与增长、与就业之间建立一个积极促进的关系,那么我们事实上怎么样呢,距离这个关系和目标的实现,从教育角度还有一定的差距。

  首先从教育角度看,我们每年新增的劳动力供给和需求的形势是这样的,我们大约每年出生1700万人,每年就业市场应该容纳的劳动力、新增的劳动力1700万,1700万当中,受到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毕业的孩子,大概是在1400万左右。那么大学生是700万左右,在这些大学生当中和中等职业教育里面,受到职业教育的应该有1100万,那么从需求来看,新增长劳动力的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大家都知道。短期来看,突出的一个重要矛盾它的表现就是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和市场上所需要的技术技能人才供给不足的矛盾,这个矛盾是比较突出的。我们每年毕业很多大学生,我现在只讲大学生,去年毕业了699万,但是我们的就业率才达到77.4%,我们也搞了一个调查,就是说2011届大学生有14%处于低就业状态,月收入占了25%,属于比较低的。企业,尤其产业升级,产业转型,站在第一线的技术技能人才相对短缺,而且短缺的比例是市场需要两个、我们只能提供一个。

  中长期来看,产业加速转型和高技术的技术型的人才匮乏的矛盾也非常突出。

  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正处于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当中。那么转型升级的过程,需要劳动力素质的提高,是什么样素质的提高呢,是站在生产一线,尤其现代企业是哑铃型的职工结构。一面是研发人员,中间是生产一线,后面是销售服务人员,我们的教育和现在这种企业的人力资源结构的需求现在还有一定的差距。那么一线需要的劳动者,最近我在这里引用蔡昉所长曾经做了一个对比,说中国到底缺不缺大学生,我们到底大学生多了还是少了,我们每年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大概在700万左右,我们接受中等职业教育还有800万,这是1300万,当然接受中等职业教育的学生的就业率很高,是95%。那么其中高等教育就业率77%,这个数字大家都比较清楚。那么我们大学生到底多还是少了呢,这里面有一个对比。在农业领域,大学毕业生就业的,中国是0.6%,美国24.6%,制造业中国10.3%,美国30.6%,交通业,中国10.8%,美国27.1%,商贸业11%,美国28.6%,表明我们高等教育的人数没有多、没有过剩,现在的问题是结构性的问题,我们培养什么类型的人,办什么类型的大学非常重要。核心就是就业问题,06年金融危机以来,一些发达国家,尤其是在金融危机当中没有倒下的国家,一个重要的经验就是它的教育结构非常符合他们的产业的结构。和产业结构对接的很紧密,我们看了一组数据,失业率比较高的国家,特别是教育结构出了问题,和产业结构产生了差距,不对接。失业率低的国家,德国、瑞士、还有欧盟的一些其他国家,荷兰、包括奥地利,那么也包括美国,用学院的方式来进行加大职业教育类型的培训和培养,所以我们认为这组矛盾主要还是教育结构的问题,它的现象是教育结构,其实是高等教育和教育类型的一个问题。那么职业教育,在很多市场经济成熟的国家,尤其是实体经济比较强大的国家,产业升级很大的国家,我们称之为核心竞争力在全世界前10位的国家,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它的教育类型、职业教育作为一个类型,它占的比重很大。人力资源结构当中,德国占了78%,学术型的占了22%,瑞士是占了82%,学术型的占了18%,是这样一种人力资源结构支撑了它的经济结构,还有实体经济有了这样的不可摧跨的发展,可以不断提升。

  那么解决这个矛盾的核心是什么,中国解决就业结构型矛盾的核心是教育改革。教育改革的突破口是什么呢,我们认为是现代职业教育,所以我们把职业教育前面加现代两个字,叫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这是一个完整的话。为什么叫体系,现代职业教育不是传统职业教育,现代职业教育培养的人是叫技术技能型。我们原来讲职业教育,只讲技术、技能。随着我们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产业升级这个现状来看,技能以技术为基础的,中国政府明确提出来,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培养的人,叫技术技能型,技术技能型有三种人,第一类是工程师,第二类是高级技工,第三类是高素质劳动者。那么最近在上个月26号,国务院已经通过了一个决定,叫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那么这个决定事实上解决了教育改革以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为突破口,实行中国教育结构的战略性调整,那么这个结构在哪一个层次调整呢,在高中阶段和高等教育阶段,大学阶段进行战略性调整。那么战略性调整,主要包括五个方面。

0.152341s